行业新闻

“阿凡达”影评2010.09.07

(James Cameron)导演的影片《阿凡达》(Avatar)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一个名叫“潘多拉”(Pandora)的星球上,美国企业及其雇佣兵在那里建造基地,开采一种名为unobtanium的珍贵矿物元素。影片中令人惊叹以至难以置信的特效比比皆是。这是一种全新的感官体验──戴上3D眼镜,逼真的场景一开始让你觉得心旷神怡,但很快就被惊讶之情取代。波澜壮阔的宇宙场景并没有让观众陶醉很长时间,随着故事情节的深入,你越来越觉得这是发生在银河系外的一场越南战争,沉重的寓意让起初的激动心情逐渐消退。不过,在大多数时间里,你会沉浸在逼真得无懈可击的壮观场景之中。可以这么说,这部影片没有特技效果,因为整部片子就是个大特效. 石家庄翻译公司分享

虽然影片中的一切似乎都出自卡梅隆的想象力(当然,还要加上我们这个星球上几千名电影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但“阿凡达”这个词并非他自创出来的。在印度神话中,阿凡达是一位以人形降临地球的神祗;阿凡达也是个电脑术语,指在虚拟实境中互动地呈现一个人。在这部影片中,阿凡达指的是一具能被远程控制的合成身体──不是通过某种手动控制器,而是通过人的脑电波进行,这个人的所思所想驱动身体的活动。

这听上去感觉是枯燥的技术,但体现在银幕上则让人目眩神迷。那具身体的驾驶员──或者说那具身体的灵魂──是一个退役海军陆战队员杰克?萨利(Jake Sully,萨姆?沃辛顿(Sam Worthington)饰演)。他在以前的战斗中负伤,只能被困在轮椅上。杰克参加了一个科研项目,负责人是一个名叫格雷丝?奥古斯汀(Grace Augustine,西格妮?韦弗(Sigourney Weaver)饰演)的女强人。该项目开始了对潘多拉星的探索,但这个星球的空气对人类有毒,因此只能使用以人类DNA与外星生物DNA合成的阿凡达。阿凡达的身体克隆了潘多拉星的主流种族,一种身材高大的蓝色类人生物,拥有瑞士超现实主义雕塑家贾柯梅蒂(Giacomett)作品中的那种优美线条,还有如同超人一般的敏捷身手。影片中有几段如歌如泣般的动人场景,其中最美的一段当属杰克。当他第一次控制阿凡达时,发现自己新的双腿可以带着这具轻快的新身体穿越潘多拉这个外星星球最壮丽的大好河山.

再怎么用文字形容,都无法比拟3D影像所呈现出来的绚丽恢宏,3D影像根本无须通常那些吸引观众眼球的视觉小把戏。将种种特效天衣无缝地融为一体──拟真感、动作捕捉、动画效果、虚拟人物制作以及各种各样的技术元素──这简直就是巫术或黑魔法。(我还没看过IMAX的版本,这是我接下来的观影计划。)影片中的一些植物景观就像是没有水的大堡礁(在空中飞翔的水母,用手一碰就会旋转并几乎化为虚无的珊瑚色圆锥型植物),潘多拉星那些漂浮的山脉,彷佛是在向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Hayao Miyazaki)致敬。潘多拉星的动物种群异常丰富,耀眼的龙,六条腿的马,有着蓝色牙齿和爪子、头像个大槌的笨重动物等等,而且这些动物拥有各自的生活习性,彷佛真的存在一样,不像电影《星球大战》(Star Wars)里的那个莫斯?艾斯雷 (Mos Eisley)酒吧,里头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搞笑外星生物。

还有潘多拉星的土著(indigene),indigene这个词出自法语,用在这里很合适,因为潘多拉星就像是民族独立运动遭到法国武装镇压前的印度支那半岛,或是成为美国士兵战场的越南。这里的土著叫做Na'vi,说他们是类人生物也许是对其的一种贬低,因为和影片中的绝大多数美国人不一样,他们保护自己的星球,与大自然和谐共处。Na'vi人中最美的、至少最具明星潜质的是一个名叫内提莉(Neytiri)的女战士,正如地球人通过各种宣传所知道的那样,杰克对她一见锺情难以自拔,而又复杂莫名。

难以自拔是因为佐伊?萨尔达娜(Zoe Saldana)饰演的内提莉风情万种──天蓝色的肌肤、柠檬般的眼睛、黄蜂一样的细腰、长长的尾巴、铁钻般的鼻梁、会扭动的耳朵(相信我,这些都很迷人),还有战斗时发出的那种凶猛吼叫。复杂莫名是因为杰克是一个行走于无间道的地下工作者。他和内提莉相爱,很快就接受了她族人的价值观。(没错,有间接证据表明,导演卡梅隆看过《与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人猿泰山》(Tarzan)、《绿厦》(Green Mansions)、《科学怪人》(Frankenstein)、《幽灵公主》(Princess Mononoke)、《南太平洋》(South Pacific)、《斯巴达克斯》(Spartacus)和《壮志凌云》(Top Gun)等影片。)与此同时,杰克在为一个目光锐利的指挥官米尔斯?夸里奇(Miles Quaritch)上校刺探情报。(饰演该角色的斯蒂芬?郎(Stephen Lang)证明,广义的卡通式表演也能展示优秀的演技。)邪恶的上校答应杰克,只要找到能将Na'vi人赶出其圣地的情报,就可以替杰克治好瘫痪的双腿。Na'vi人的圣地正好是唯一出产珍稀矿物元素unobtainium的地方。

我们不想评论沃辛顿和萨尔达娜的演技,他们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但你如何去评判融合各种高科技的演技呢?两人之间的异族爱情故事缺乏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Leonardo DiCapri)和凯特?温丝莱特(Kate Winslet)在“泰坦尼克号”甲板前端迎风依偎的激情,十几岁的女孩子不会一遍遍地去重温这部电影,除非她们自己也是耳朵会扭来扭去的Na'vi人。不过,《阿凡达》改变了观众和银幕角色之间的互动关系。演员一直就是某种形式上的阿凡达,在电影的虚幻世界里替我们感受希望和恐惧。然而,在这部影片中,演员被高科技转变成一群全新而又模糊不清的娱乐符号,既不是《绿野仙踪》(The Wizard of Oz)里的拟人角色,也不是《极地特快》(The Polar Express)中的放大版手套娃娃,而是存在于一个虚拟世界但逼真得几乎触手可及的幻想人物。

《阿凡达》的迷幻特质给观众带来的首次视觉冲击始于美国士兵向Na'vi人打响的第一枪。导演卡梅隆在影片中用很大篇幅表现了黑暗、恐怖而富有寓意的战争场景,让人想起越战。片中既有凝固汽油弹和橙剂(Agent Orange)化学品,又有武装直升机的肆虐扫射(其中一架直升机名为女武神(Valkyri),灵感来自《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中主角在瓦格纳的“Valkyries”曲下,将弹药源源不断地向越南人的阵地上扫射与轰炸的经典镜头)。不管观众对这段反战思想浓厚的部分怎么想,有两件事情是肯定的:一是场面让人热血沸腾(至于这反映出我们这个种族存在什么问题,我就不在这里讨论了),二是场景结束后给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在故事阐述上,影片也存在一些问题。虽然《阿凡达》正面塑造了Na'vi人的正义和高尚,却让他们沉迷于蛮荒的祭祀仪式,丛林鼓乐贯穿始终,这种场景放在第一部《金刚》(King Kong)电影里似乎更合适。韦弗在片中饰演一个阿凡达,虽然她的演技是个亮点,但搞不懂这个角色到底有什么意义,以及Na'vi人如何看待她。然而,有一点毋庸置疑,卡梅隆的独特视角为这部影片增添了更多的娱乐价值,给观众带来一种无与伦比的有如旅行一般的感受。我不想住在潘多拉星上,主要是因为那里的空气不好,但通过电影我彷佛身临其境,这种感受还是很不错的. 石家庄翻译公司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