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以北京方言特色-翻译外文小说2011.11.10

“说白了,我排在长长的队尾,没啥荣誉和光环,没啥好意思留给后代……”   “日子翻回我九张儿那年,那时我打算送给自己一份生日好礼——找个雏儿,过个夜,撒点儿野。”   “你大爷,”我对丫说:“汝将弃吾而去兮吾将安适?”

以上这些是高晓松在狱中翻译的哥伦比亚作家加夫列尔•马尔克斯晚年小说《Memories of My Melancholy Whores》的片段。这部小说一般被直译为《苦妓追忆录》,然而高晓松赋予了它一个全新的、诗意十足的名字:《昔年种柳》。

比起其他一些晦涩难懂的翻译作品,高晓松不像是在做翻译,更像自己在创作。很多网友看后,赞高晓松的翻译风格像王朔,用北京方言将马尔克斯的小说翻出了别样的味道,既有趣又不失特色。

高晓松的翻译才华,的确是因为半年的狱中生活才显山露水。此前包括他身边的朋友,比如音乐人张亚东、曾经共事多年的同事,都不知道他还有这两下子。

高晓松的同事表示,完全不知道他有这方面的才华,因为他在美国生活很多年,只知道他英文还不错。翻译出来的东西我也看了,挺不错,因为高晓松毕竟在美国生活多年,英文肯定得过硬。但平时和高晓松聊天,从未听他从嘴里蹦出一两句英文来。

而乐评人金兆钧则表示并不感到意外,高晓松本身文笔好,加上在美国生活多年,英文肯定也过关,这两方面综合起来,能翻译外文小说,也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