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翻译过程需要我们必须遵守的三点-忠实原文2012.02.08

呼和浩特翻译公司推荐阅读文章:信守原文作者所要表达的真实意思,就是忠实原作品的内容意旨,对于翻译本来就是不需要辩论、自然的要求,是永恒不变的主题,也是翻译理论和实践一直围绕的核心价值体系。 可是“忠实”也就意味着一个客观存在的对象完完全全,不多不少的再现。钱钟书先生早就指出,“我们该辨清,假使绘画的媒介是颜色线段,音乐的媒介是音调,那么诗文的媒介就是文字和文字的意义;假使我们把文字本身作为文学的媒介,不顾思想意义,那么一首诗从字形上看来,只是不知所云的墨迹,从字音上听来,只是不成腔调的声浪。”因而,“忠实”成了一个非常主观的概念,因其缺乏客观的定义或标准而缺乏可操作性。

然而,翻译的“忠实”标准也并非如此轻易就能被否定的。像其他任何一门学科一样,人们不能因为无法企及百分之百的真理而就此放弃朝这个方向的努力。在翻译实践中,译者可能牺牲极少一部分对于原文内容意旨的“忠实”,这样做往往是为了确保译文中更大部分内容能够“忠实”于原文,仍然是为了做到最大限度的“忠实”。客观上不忠实的翻译当然存在,然而主观上以“不忠实”去做“翻译”却是概念上的自相矛盾。译者无法超越自身的局限性,但主观上却不能根据自己的偏好或有选择性的忠实于原文。因此,对翻译忠实的追求是维持原文与译文之间联系的纽带,如果不能达到忠实于原文的目的,译者做出的译文无论达到怎样的精妙地步,也无从被称为译文,翻译的意义自然也就不复存在。

因此,我们必须确立“忠实”的重要性。但这样又仿佛把我们带到了客观标准的“忠实”和主观状态的“忠实”之间矛盾的起点,并不能就此化解两者之间的矛盾。要化解两者之间的对立,使两者如何达到统一或者尽量统一是翻译首要处理的一个问题。只有处理好两者之间的矛盾对立面,使之能够在某种程度上达到统一或者尽量统一,使译文能够基本上达到“信‘的层次,也就是基本上表达了原文作者所要表达的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