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翻译过程中我们必须遵从原文的语言习惯2012.02.08

上海翻译公司推荐阅读文章:遵从原文的语言习惯,就是说译者所翻译的译文是要和原文作者的用语习惯一致或者相近。“这是在译者做到“信”的基础至上的另一个更高层次的追求—“达”。译者中,有些偏重的是在创造的过程,视翻译为一门艺术;有的译者偏重的是“遵循客观规律”,视翻译为一门科学。但是,不管是艺术,还是科学,翻译的本质是忠实于原文,译者不能充当作者的角色,不能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不能为了表现自己的某种想法或者某种造诣,就抛弃原文作者的真实意图而自由发挥,翻译无非就是用不同的语言文字类型表达相同的意思,文章的内容风格效果却是不可以改变的。

翻译在“忠实”于原文的内容意思和语言风格的基础上,要求译文的语言表达做到贯通。吴岩在其《从所谓“翻译体”说起》中针对从事汉语翻译的译者将外语译成汉语的情况,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翻译”的实质:一些译者“一条腿走路”,“未能辩证地对待两种语言文字”,译文“是外国化了的中文”未能“忠实地融会贯通地把原作翻译和表达出来”。叶圣陶称自己“不通一种外国语,常常看些翻译东西”,在《谈谈翻译》一文中坦言“正因为不通外国语,我才要读译本呢”,揭示出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别人不懂外文,所以要请你翻译;如果大家都懂得,就不必劳驾了。”正是凭着“不通一种外国语”的“外行”眼光,叶圣陶才看到并指出了问题的实质。叶圣陶的核心思想是反对“死翻”。“死翻”,简单来讲,就是“用中国字写的外国话”。“各种语言的语言习惯都是相当稳定的”,“既然是两种语言,那么在语法,修辞,选词造句等多方面,不同之处必然很多”,“同一个意思,运用甲种语言该怎么样表达,运用乙种语言该怎么样表达”,不能“死翻”,即便“接受外来影响”,也“要以跟中国的语言习惯合得来为条件”。据叶圣陶想,“翻译家是精通两种语言的人,也就是能运用两种语言来思维,来表达的人”,反观之,“能运用两种语言来思维,来表达的人”才算是“精通两种语言的人”,“精通两种语言的人”才能成为“翻译家”。叶圣陶的意思是:“死翻”者自然成不了“翻译家”,之所以成不了“翻译家”,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不精通两种语言,不能运用两种语言来思维、表达,而不精通两种语言,不能运用两种语言来思维、表达,最终结果就只能是“死翻”——“用中国字写的外国话”。吴岩以“内行”的眼光审视“外国化了的中文”,站在“辩证对待两种语言文字”的思想认识高度来批语“翻译体”,指出:“根据中国语言文字的特点,忠实地融会贯通地把原作翻译和表达出来”。叶圣陶以“外行”的眼光旁观“用中国字写的外国话”,立足于“精通两种语言”的基本条件来批评“死翻”,指出:“各种语言的语言习惯都是相当稳定的,咱们接受外来影响要以跟中国的语言习惯合得来为条件”。吴岩与叶圣陶二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观点却完全一致:“根据中国语言文字的特点”并“跟中国的语言习惯合得来”。吴岩和叶圣陶所针对的是操汉语的译者将外语译成汉语的情况,主张译文要“根据中国语言文字的特点”,要“跟中国的语言习惯合得来”。若就“所译者”和“所以译者”而言,吴岩和叶圣陶的主张无非是:遵从原文的语言习惯!上海翻译公司分享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