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中国现实如何被西方翻译扭曲2012.05.08

上海翻译公司推荐阅读:翻译被誉为不同国家和民族之间沟通的桥梁,通过翻译准确的信息传达使不同种族之间消除隔阂,产生共鸣。但是不恰当的翻译常常会产生误解和矛盾,近期《日本时报》以“西方翻译如何扭曲了中国的现实”为题目报道了英语翻译过程中的一些不当之处。

当汉语里的“文明”被翻译成英语时,常常被译为“civilization”。但这样的翻译具有误导性,因为中国的“文明”描述的是一个民族道德和礼仪的水平,而“civilization”则是由“一个城市的居民对资源和技术的掌握”这一意义派生来的。

北大的辜正坤教授说:“中国的‘大学’不是希腊‘universitas’的翻译,而是指儒家一部经典——《大学》。”大学往往被翻译为“伟大的学问”,但它实际的含义是一本教人如何成为“君子”乃至“圣人”的指导手册。

在中国以家庭观念为基础的传统之下,“君子”是一种理想人格,而“圣人”则是“君子”中的最高境界。“圣人”完善了最高的道德标准——“德”,掌握了“仁、礼、义、智、信”的原则,与众人的关系均亲如家人。

儒家对“君子”和“圣人”都有明确、独特、非欧洲式的定义,就像佛教对“菩萨”和“佛”的定义一样。然而,17世纪至19世纪错误的欧洲翻译导致受过教育的西方人都对“君子”和“圣人”的概念一无所知。

西方大学的主要宗旨是培养富有技能的专家,而中国大学的主要目的则是塑造理想的人格。在得知中国大学并不授予PhD(译为“哲学博士”)学位时,英美学生似乎都很惊讶。中国颁发的是“博士”,字面意思为知识渊博的大师。

西方国家显然缺乏对“圣人”和“君子”概念的认知,更别提对“大学”的理解了。因此,我们或许应将中国的这些概念当成必要的常识来接纳,就像19世纪,日本和中国接受“哲学家”等西方概念。这种接纳应是相互的。

西方学界刻意隐瞒了有关中国的有价值信息,总是喜欢用欧洲的术语来形容中国,目的是保住最终解释权。游客和帝国主义者来到中国很少是为了学习。他们虽身在中国,但还是喜欢按照家里的方式称呼事物。但结果一定是发现自己常常说错话。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这说明了纠正名称的意义。转自:中国经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