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翻译公示语的误区(三)2012.12.24

续上一篇

7.翻译时错误的“拿来主义”。“拿来主义”一直被很多人视为公示语翻译的首要原则,所谓“拿来主义”就是直接用国外的公示语来作为汉语公示语的译语,好像国外人怎么用,咱们就应该怎么用,照搬照抄过来。但事实上,公示语的翻译问题还没有简单到如此的地步,要真是这样,很多专家和学者也没有必要费劲脑筋的去研究如何才能更好的翻译公示语了。还有一点,外国不是一个整体,除了中国以外还有200多个国家,排除掉那些非英语国家,仍然找不到一个唯一的参照。这就导致公示语的翻译不一致性,谁的翻译都有其道理。因为一些人在一些国家就看到有这样的用法,甚至还有照片为证,让你不得不认可。

所以公示语在各个国家有其本地化的意义。这些公示语大多是为本地公民提供的一种信息服务,所以其本地化是不可或缺的。而公示语翻译,是为了方便那些外国人士在中国能够得到一种便利的信息的服务,起到足够的提示、警示等作用,并不代表他们就完全没有办法理解或接受我国的文化。公示语作为一种深入日常生活中的信息服务,可以在不同民族、文化间相互交流,自身也是一种文化行为。不同民族的文化交流是以同为基础,以吸收异为目的。那种过滤掉文化差异的、透明的公示语翻译,似乎并不能起到文化传播与交流的目的。所以翻译那些反应中国特定文化内涵的公示语,是不需要强行使用透明化的翻译。如人们喜闻乐见的“相声”,就没有必要把它透明化为cross talk,而应该使用具有中国特色文化的comic dialogue,或汉语拼音Xiangsheng来表明其区别。

当今说道与国际接轨,大家似乎立刻想到的就是单一化的英语,甚至直接想到美国。希望建立一个超越民族、超越语言、超越文化的所有人全部认同的公示语标准。在我国公交车上使用鲜艳的红色或橙色,提示公众这些座位是为老弱病残提供的,表达出对这类人群的尊重和特殊的照顾。而在其他一些国家使用银色标志表示对老人的关爱,被国际视为“人权”或“市民权”。是否有必要把红色或橙色换成银色呢?佛教圣地的公示语是否也要换成基督教或者没有宗教含义的英语表达?试想把“方丈”abbot’s room翻译为Office of CEO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中国人所理解的“鱼米之乡”land of fish and rice,是没有必要非照搬英语中的land of milk and honey。如果在公示语的翻译时能够保留本国的文化特征,而不影响交流,何乐不为呢?